首頁 小說 歷史 爺的那輩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二十九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爺的那輩人 老明 2650 2018-09-23 07:04: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二十九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馬拉著馬車在村子里拐了還幾道彎,終于停了下來。楊寶殿抬頭一看,馬車正停在楊書珍的院子跟前。他跳下車來,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馬背,說道:“它來過這里,竟然還認識路,真是匹好馬!”說到這兒他上前敲了敲院門,嘴里喊道,“七叔,您在家嗎?俺是寶殿,俺特地從上海看您來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會兒功夫,院門開了,旺財從里面露出了腦袋,他往外看了看,見到了楊寶殿,這才把院門打開,滿臉堆笑的說:“少東家,真的是您吶,俺還以為是誰在鬧著玩的呢。老爺在家,快進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人還未出屋,聲音就傳了出來:“寶殿吶,俺已經聽到你叫喚了,你那嗓門俺聽得出來,快進屋吧,老夫就不出門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趕緊進了屋,說道:“七叔,您的腿腳不方便,還是別出來了,侄兒進來給您請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高興的說:“快請坐,旺財,把俺最好的茶拿來,給兩位稀客上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答應道:“是,老爺。”一會兒功夫茶端上來了,“二位請慢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用眼睛在屋里掃了一眼,問道:“七叔,俺七嬸呢?咋不在屋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說:“她呀,瞎忙乎,這會兒也不知去了哪兒,她要知道你來了,走再遠也要趕回來看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這么說七嬸不在家,俺正要給她問個平安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問道:“賢侄,不必理她,俺爺們談正事要緊。俺問你,大老遠從上海跑來不是為了喝茶的吧,快說,有啥事找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七叔,侄兒確有急事,侄兒想請七叔您老人家出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聽了一驚,問道:“寶殿,聽你說話的口氣好像事情還挺嚴重,到底出了啥事?快告訴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還未開口,張老大“撲通”一下跪倒在地上:“七老爺,您快去救救俺兒子吧,俺求您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心里一沉,忙把張老大從地上扶起,又問道:“老大,你兒不就是玉峰嗎?他咋的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老大帶著哭腔說:“俺兒被您閨女抓走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這下吃驚不小,他問:“好好地為啥要抓他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就因為玉峰是共產黨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說:“寶殿,俺不管他是啥黨,只要他是俺楊家溝的人俺就要管。你說,你讓俺干啥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俺想請您老出面,去做做翠屏的工作,讓她把玉峰放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爽快地說:“賢侄,讓你這么大老遠跑來,俺還拿捏啥呀?趕緊動身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嬸從外面提了一藍子蔬菜回來了,她一看見楊寶殿就滿臉堆笑,把籃子往地上一放就說:“寶殿,真的是你,昨夜里俺還做夢夢見你呢,你果然來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七嬸,這么大歲數了還親自去摘菜,這些活交給下人辦就得了,不必親自動手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嬸說:“老頭子,你看寶殿多會疼人,他就是招人喜愛!俺說啥來著?俺說寶殿不會不管俺的,你偏不信,你看看,這不是從上海大老遠跑來看俺了嗎?寶殿,這次來了多住些日子,你們爺倆多交交心,這老頭子,心里別提有多喜歡你了!俺先做飯去,你們幾個接著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看了看楊寶殿,說:“那就依她說的,吃了飯再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點了點頭說:“也罷,那就麻煩七嬸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七嬸說:“哎,這就對了,饅頭都是現成的,菜洗干凈了放鍋里一炒,很快就能吃上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對七嬸說:“這里沒你事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他見七嬸走了,又對旺財說,“旺財,這頓飯你就別吃了,你腿腳利索,趕緊去縣里買今晚的火車票,俺吃了飯隨后就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問:“老爺,您讓旺財買幾張票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來氣了,說道:“這里一共幾個人啊?你又不是不識數,連你在一起一共四個人,買四張票,明知故問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這下子高興起來,說道:“老爺,這么說,俺也能去上海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說:“廢話,你不去這一路上誰來照顧俺?你當然得去,俺腿腳不好,一路上還指望你照顧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聽說他也能去上海,就說:“老爺,還是老規矩,買四張單程火車票,俺這就去辦!”說著一溜煙地跑出門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頓飯他們也沒心思喝酒,匆匆把肚子填飽,就等著旺財回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說:“俺這小女打小就被慣壞了,小時候寶殿沒少吃她的虧,只要他倆一吵架,準時小女占了上風。這件事寶殿出面不行,她根本不會理你,現在看來只有老夫親自出馬了。寶殿你放心,只要老夫到了上海,她一旦知道了,肯定回來接俺,到時候俺就有話對她說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七叔,俺一路上尋思著,覺得讓您一個人去找她不妥,到時候還是讓俺在一旁陪著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問:“咋的?你怕她把俺吃了?俺是她老子,她還沒長那個膽吶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笑笑說:“七叔,俺不是這個意思,俺是想說到時候假如需要用銀子來打點的話,俺也好有個準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顯然有點不高興了,說道:“寶殿,你這是啥意思?俺家缺錢嗎?俺家就是真的缺錢也做不出這種事啊!你趁早收起這個念頭,聽俺的,一分錢都不要拿出來,聽見了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有些猶豫,說:“要是她不肯放人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拿眼一瞪,氣呼呼的說:“她敢?如果她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,俺就拿祖宗的規矩罰她。俺現在還沒死,俺還是楊家溝村的族長,她不是俺楊家溝的人嗎?俺告訴你,除非她不肯承認她是楊家溝人,她是俺楊家溝人就得認祖歸宗,就得認這個祖宗,就得認俺這個爹!她要是不認祖宗,不認俺這個爹,俺就在廣德祠堂開香堂,當著全村族人的面用這拐杖一頓亂棍把她打死,這種閨女俺還養她干啥?就當俺是絕戶,老死了沒人給俺收尸!寶殿,俺這么說你總該放心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七叔說氣話了,俺翠萍妹子不是您說的那種人,俺了解她,當初她為了去找革命黨,結果誤入了土匪窩,得到個失心瘋。后來俺跟劉必勝搏斗的時候,她的失心瘋一下子好了,她把劉必勝打暈以后,把俺救了,這件事俺一直記在心里,俺不認為她壞,她這個樣子只是暫時的,她肯定有她的苦衷。七叔,其實她心里一直惦記著您、一直沒忘記您這個爹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“哼”了一聲,說:“俺諒她也不敢忘了自己是誰了,說一千道一萬她還是俺楊家溝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買了火車票又趕了回來,他說:“老爺,俺買的是明天一早的火車票,這是最快的了,俺們今天晚上就得趕到縣城,在縣城湊合過一晚上,明天一早直接上火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說:“那再好不過了,七叔,去上海不用收拾啥,俺那里樣樣都有,只要帶好替換衣服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書珍說:“這俺知道。旺財,把俺要穿的衣服帶上,收拾收拾俺們早點出發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楊寶殿對張老大說:“老大,把馬牽出來,套上馬車,伺候七叔上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老大說:“這還用你吩咐?俺心里有數,七老爺,這邊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旺財和楊寶殿一起把楊書珍扶上馬車坐穩以后,楊寶殿接過馬鞭一甩,馬兒會意,它好像懂得主人的心情,撩開四蹄一路小跑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鎮上,張老大先到家把馬車卸了,把馬牽到馬廄里安頓好,喂了點草料和水,見了王雨華也沒跟她說到張玉鋒的事情,只是說他要跟著楊寶殿到上海辦點事,可能要在上海待一段時間。交代完畢,他們四人另雇了一輛馬車,直奔縣城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