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現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夏城非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四章 迷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夏城非城 衣冠上國 2393 2018-09-23 07:41:0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回到寢室,發現罕見的沒有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累了一天,林夏把書包往桌子上一放,就將自己摔在床上,開始胡思亂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鐵上的一幕再次出現在林夏的腦海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冷硬的面孔,鋒銳的氣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讓林夏現在想起來仍然感覺到不可思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一個林夏從未見過的顧城非,不再溫和,不再平靜,而像是……林夏換了個方向,趴在床上,想到,像是一頭露出獠牙的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顧城非的身體里仿佛有兩個靈魂,而在地鐵上,他展露出的是不為人知的那一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啊,到底,哪個才是真正的他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刻,連她自己都沒有發覺,在不經意間,她想起顧城非的次數越來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林夏接著想,不知為什么,她卻在那個時候覺得十分的安全,仿佛只要顧城非在,就沒有人可以傷害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迷茫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感覺,原來不是只有在電視劇里才能體會到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來真的有這種感覺。可是,這在電視劇里代表著什么,林夏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代表著喜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和那天講座上心跳加速的感受不同,這次是平靜柔和,仿佛山澗的清泉,滴滴答答地慢慢將所有安全感浸潤,最后融在林夏的周圍,將她包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對顧城非,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間門被推開,陸子衿拎著大包小包進來。往地上一放,叉著腰說道:“媽呀,類死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話間已經走到林夏床邊坐下來,拍了拍她的腿,接著問道:“唉,約會怎么樣?我想你一定知道咱們學校的論壇已經炸了,不少人猜測你們的關系,現在都在討論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早就想到這一點了,不過此刻她沒心思管這些,興致缺缺的“哦”了一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發點林夏有點蔫蔫的,問她怎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懶懶的說了句“沒什么。”然后就將頭埋的更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以為林夏累了,就沒再說話,又拍了拍她的腿,站起身收拾自己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天晚上,林夏做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夢見自己在黑夜里奔跑,想要逃脫一只狼的追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最后她還是被逮到了,伏在地上,林夏轉過身想要掙脫狼的利爪,卻發現那只狼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變成了顧城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面前的人靜靜地看著她,面無表情,居高臨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望著那雙黑夜般的深眸,林夏竟然覺得剛才的恐懼漸漸消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忽然顧城非消失了,連帶一起的還有無邊的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道亮光襲來,刺的林夏遮住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光暈彌漫間,林夏看到站在不遠處的顧城非,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是一樣的面無表情,但林夏卻覺得此刻他像是在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溫和,很平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看到顧城非走了過來,低頭望著自己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覺得有什么事要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果然,下一秒,面前的人將頭低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瞬間,林夏雙眼大睜,嘴唇的柔軟觸感讓她來不及思索便醒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呼——呼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坐起來,發現自己出了一腦門子的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寢室很安靜,陸子衿和韓雪睡得正香,墻上掛的表正滴答滴答的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下床喝了口水,然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發呆。腦子亂亂的全無頭緒,但那個夢還是記得很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半晌,越想越混亂的林夏再也按耐不住,起身來到陸子衿的床邊,伸手捅了捅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林夏知道這樣做很不好,可能會有生命危險,但她也顧不得那么多了,要是說不明白,今天怕是要睡不著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等了一會兒發現陸子衿沒醒,林夏又戳了戳,同時還輕聲地叫了幾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哼哼著翻了個身,把被子夾在兩腿中間,擺出一個很彪悍的睡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還沒反應,林夏沒辦法了,只能抓住陸子衿的被子,抬手就是一掀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分鐘后,陸子衿頂著個雞窩頭,盤腿坐在床上,半瞇著眼看著林夏,臉上山雨欲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凌晨兩點半。”陸子衿張嘴,聲音里透著疲憊和惺忪,“你要是沒有什么大事,我發誓我會宰了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沒接話,問道:“子衿,喜歡一個人,是什么感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不知道,但想殺一個人什么感覺,我現在很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你喜歡程學長是什么感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揉了揉眼,終于從熟睡后的神游中脫離出來,說道:“大半夜的叫我起來就是為了問這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。”林夏目光灼灼的坐在陸子衿床上看著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覺得林夏瘋了,大半夜的不睡覺想這些,要不是精神分裂,就是思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思春,陸子衿忽然福至心靈,來了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看到前一秒還滿臉睡意的閨蜜忽然雙眼燃氣熊熊的八卦之火,頓時覺得似乎叫醒她不是個好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是畢竟已經把人家吵醒了,于是林夏只能問道:“你給我說說唄,習慣一個人是什么感覺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奇怪了:“你沒談過戀愛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想了想,說道:“算是沒有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叫算是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也不怪林夏說不清,她剛到國外后,除了像哥哥一樣照顧她的游塵,還有一個同班的中國小伙子對她展開過猛烈的追求。過了一個月,涉世未深的林夏就同意了那個男生的追求,但因為性格的原因,兩個人發展的程度最終只限于牽了牽手,然后就分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實在是沒什么感覺的緣故,所以林夏分手的時候和沒事人兒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后來看到別人愛的死去活來的時候,她自己也納悶兒,難道是自己沒心沒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那以后,雖然林夏見過不少帥哥,犯過不少花癡,但從來沒有做過什么,相反的,因為林夏自己容貌的緣故,反而有不少被花癡的對象反過來追求她,但不出意外的,每次跑的最快的從來都是林大小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林夏為難的說:“有過一次,但不到三個月就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就說這個三個月先生。”陸子衿說道,“你為什么會和他在一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因為他對我很好啊。”林夏想到,還不是一般的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一時間無語,也對,以林夏的美貌,肯定不缺追求者,那么多人,自然是看重這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又問:“那你和這個人在一起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一愣,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那么。”陸子衿拍拍林夏的肩膀,“恭喜你孩子,你長大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不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當你認真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。”陸子衿解釋,“就證明你你已經動心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啊什么啊。”陸子衿講兩只手都搭在林夏的肩上,凝視著那雙明媚的剪水眸,問道:“說說吧,誰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扭過頭,眼神飄忽:“你想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嘿呀,還跟我裝。”陸子衿松開她,“你不說我也知道,顧學長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夏也豁出去了,轉回頭說道:“我吧,可能是喜歡上他了,這兩天就老是想到他,看電視劇還要把男主角和他比一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陸子衿見林夏說的這么直白,點了點頭:“那你覺得自己是女主角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絕對不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意想不到的簡單粗暴,讓陸子衿措手不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